社團,值得嗎?

攝影基礎入門教學.jpg  

作者:中山大學政治經濟系 副教授 劉孟奇
標題: [轉錄] 社團,值得嗎?時間: Sun Apr 29 23:41:23 2007


小咖,謝謝你的來信。你的困擾在目前的大學生中應當具有一定代表性。針對你在信中提到的一些感想與問題,我在下面試著提出一些意見與建議,希望能夠對你有所幫助。你現在最急切的問題是關於考研究所的問題。不過,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先在這一篇當中討論另一個在你信中令我印象非常深刻的經驗:大二那一年的社團參與是不是「浪費了一年的時間」?因為這可能也是不少大學生在想要參與社團前或參與過社團以後,心中會產生的疑問。我比較樂觀的預期是:等你過了十年以後,再回過頭來看大二這一年的社團經驗,可能就會跟現在的心情有很不一樣的評價。原因是,十年以後,當你在職場中已經有了一定的工作經驗,你會對於核心就業力技能在職場中的重要性有更深入的體認。對於許多年輕人而言,他們在大學中的社團經驗,其實是他們在這方面真正的「第一節課」(而對於許多人而言,這幾近於「震撼教育」)。不管當時他們認為自己的社團參與是「成功的」或「失敗的」,這至少讓他們獲取寶貴的實務經驗,並從中知道自己在這些能力上的優勢與不足之處。而對於那些能夠深入反思這些經驗的人而言,這也往往是他們大幅成長的開始。無論如何,我的觀察是,的確有不少大學生可能跟你相似,在積極參與社團,投入極大熱情與極多時間之後,卻發現結果與自己的預期相差很大,甚至可能因為付出學業的代價,而深深覺得「得不償失」。對於這種情形,我提出幾點看法,或許能有助你從比較不一樣的角度省視自己的社團參與經驗:==============================================================================第一、大學社團參與的重點不只在於自己在其中完成什麼,更在於自己在其中學到什麼;在參與過程中「事情成功」很好,但是「做好事情」更重要:我曾經訪談過一些目前就業的大學畢業生,他們當中有不少人,特別是大學時社團參與經驗比較缺乏的,都會希望自己當初在學校時可以再多一些社團參與,而且最好是能擔任幹部,特別是能夠企畫、執行與領導一個完整活動。不過他們最主要的理由,可能跟一些大學生參與社團的理由不太一樣—不只是為了交朋友、燃燒青春、揮灑理想熱情等等—而是為了把握大學時的寶貴時間與校園所能提供的機會,好好磨練自己「做人做事」的能力,特別是那些在目前課堂上可能很不容易練習與學習到的能力,例如表達溝通能力、企畫執行能力、團隊合作能力、人際互動能力等等。所以,我一向鼓勵學生參與社團;不只參與,更要實際「撩下去」做事,而且下決心把事做好,這樣才能真正從參與中學到有用的經驗與培養能力。什麼叫做「把事做好」?舉個例子而言,許多社團會舉辦演講。演講來了很多聽眾,爆滿成功,這當然很好。但是我會更重視負責的學生在其中的表現。例如:有沒有提供完整的企畫書,還是只是跟人家口頭講講,甚至臨到演講前還看不到rundown?知不知道到了演講前幾天要再做一次確認,還是一個月前打電話或口頭邀請後,就此無聲無息?打電話聯絡別人時能不能應對得體,還是會畏畏縮縮?寫email能不能表現出適當的禮節,還是會不知道如何使用適當的語句語氣?會不會考慮到演講者的各種需求,還是一切需要演講者自理?知不知道要如何接待演講者,還是演講者到了現場之後,就把他晾在一旁,而工作人員自己打成一片?演講結束之後,知不知道如何送人離開,還是大家一哄而散?我上面舉的例子,只是「辦好一場演講」中,需要重視與做好的一些細節而已,而裡面就會磨練許多重要的就業能力。事實上,就我所知,現在有一些雇主在面試年輕人時,就從最基本的「會不會接電話與打電話」開始測試。你可能會吃驚,能夠通過這個測試的大學(還有研究所)畢業生的比例有多低。回頭檢視自己大二這一年的社團參與經驗,從這個角度來看,你給自己怎樣的成績單?你有沒有從中發掘出自己可以進一步強化的長處?還是有沒有發現自己需要修正改進的弱點?這可能是你需要回答的重要問題。==============================================================================第二、在社團參與中遇到挫折是正常的,重點是自己有沒有從其中吸取教訓、學習成長:說實話,我們的教育制度在教導學生如何在實務中「做人做事」這一點上的確有所不足。所以如果一個大學生在參與社團、擔任幹部、辦理活動、或領導團隊時,一開始就表現得非常成熟,我會覺得有點驚訝。但是這並不是說「因為我們年輕,我們需要學習成長的空間,所以我們做得怎樣都理所當然,沒有關係」。如果一開始就存著這種想法,那也就沒什麼學習成長的可能。關鍵是,你要有做好事情的企圖,要在做事中知道自己的不足,要有從錯誤中吸取教訓的能力,更要有經過學習後逐漸成長成熟的具體表現。大學時社團參與的經驗所以可貴,正是因為一個年輕人在這當中犯的錯誤,幾乎也就是當他進入職場後,容易犯下的錯誤。如果他能從中學到教訓,改正錯誤,當然是學費越早付清、功課越早學會越好。我自己的猜測是,有參與社團經驗的在校學生,在讀〈我七年級,我不草莓〉這一本書時,應該比較容易有所體會。舉例而言,大學生在社團參與中一個常犯的錯誤就是「混淆工作夥伴與交朋友,所以常常把工作上遇到的問題,不是訴諸客觀的專業規矩或工作倫理予以解決,而是訴諸私人友誼,甚至把工作上的歧見,視為對於友誼的考驗」。遇過這種問題的人,我相信在讀這本書的第二十一章時,會有很深刻的認識。另一個例子是,有些大學生曾在社團中企畫執行活動,但是因為沒有系統化、結構化的處理問題,導致事情處理得疏漏凌亂。有過這種經驗,而且從中學到深刻教訓的人,讀到書裡面的第二十三章時,應當就容易瞭解其中的建議目的何在。再舉一個例子而言,不少社團領導幹部所遭遇的主要挫折,其實就是不知道如何處理會議中的歧見。有過這種經驗的年輕人,應該會從書裡面的第十六章,學習到許多會心的功課。我相信,你在過去的社團經驗,現在就已經開始轉化成為你的學習資本。從這一點來看,「大二這一年」應當不能說是完全白費的。==============================================================================第三、社團參與和學業成績必須兼顧:強調這一點,並不是因為我忽然想起了自己是大學老師,所以要學生用功唸書。而是因為一個大學生能不能做到這一點,很可能反映出他有沒有準備好一些將來在職場上非常重要的特質與能力。舉例而言,當我們看到一個大學生能夠基本上兼顧社團參與和學業成績時(這不是要求在兩者都做到頂尖,他當然可以有所偏重,但關鍵是學業成績必須至少達到一種可以交代的地步),這其實反映出他有相當不錯的時間管理能力;能夠依據事情的輕重緩急,井然有序的處理事情;具有相當的穩定度與抗壓性;能夠按捺下性子,如期完成自己縱使不太喜歡,但仍然必須盡責完成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一些雇主會留意在學成績單的原因。說實話,很少有雇主會因為你的哪一科成績表現得特別好,就因此認定你會有不錯的工作表現。而是因為我們多少可以從一份成績記錄所提供的訊息中,判斷一個年輕人的態度與特質,例如:穩定、可靠、負責、自律等等。重點是,不要走極端。不要因為覺得成績單重要,就完全「不問世事,埋頭唸書」,而錯失從實務經驗中學習一些重要做人做事技能的機會,這會讓自己將來在職場中遲早陷入某種劣勢;但也不要又因為社團參與所產生的實務感與成就感無比吸引人,就過度輕忽了學生被要求的「本業」。記得,對很多雇主而言,他們相當喜歡的年輕人,就是「各方面能力平衡發展」的年輕人。當然,你可能會問,現在對你說這一些,是不是為時已晚?不晚。你固然不必太為大二時光懊惱,但是你還是必須在最後讓自己的成績單看起來漂亮一點。你雖然可能已經沒有一張表現穩定的成績單,但是你可以有(而且你顯然正在努力)一張越往後面表現越好的成績單。對於雇主而言,這代表你會在得到教訓後修正進步,這也算是不錯的訊息。==============================================================================第四、讓自己的「負面經驗」創造正面價值:看到這裡,你可能會很想問:我為什麼還不趕快回答「該不該考研究所」的問題(我一定會回答的),而要先討論這一些?原因是,我從你的信中,讀到一個令我有點不安的傾向,就是會用否定的態度面對比較挫折的負面經驗。最好避免這樣做。正如書裡面一再強調的,在現在的職場中,你要能夠自我行銷。「自我行銷」當然不等於「自我吹噓自己過去有多厲害」,但也顯然不要落入「自己會嚴重自我否定自己過去經驗」的地步。我不敢保證,但將來很可能會有一位潛在雇主問你:你在擔任大學社團社長的時候,做過什麼?學到什麼?而這個問題的重點將會是「學到什麼」。就我自己而言,如果一個年輕人完全說不出他自己在這個過程中遭受過怎樣的挑戰、有過怎樣的挫折與動搖,我會有點懷疑他的實務經驗可信度。但是如果一個年輕人會因為遭到嚴重挫折,而高度否定自己的這一段經驗,我也會擔心他將來從工作挫折中奮勵成長的能力。對我而言,我會希望看到一個年輕人,有辦法從自己的負面經驗中創造出正面價值,並且能有相對應的具體表現。因為這正表現出「樂觀與信心」以及「以建設性方式面對問題」這些在職場中極為可貴的態度。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